搜尋引擎服務

作者:   發佈於:   #software #service

即使是 Google 獨大的這個時代,還是有不少搜尋引擎服務運營得好好的,雖然我個人從約莫十年開始就將預設搜尋引擎改為 DuckDuckGo,但對於其他搜尋引擎的服務總還是保持著一定程度的興趣。像是這幾家各自結合多角經營模式的搜尋引擎服務:

到目前為止,這四家公司都是以中間人模式來提供搜尋服務,而實際上運營網頁爬蟲、建立關鍵字索引的這段苦工,實際上仍是 Microsoft Bing 與 Google。好幾年前 DuckDuckGo 應該是用 Yahoo,但後來 Yahoo 自己也該用 Microsoft Bing 了。Microsoft Bing 與 Google 這兩位老大哥確實有提供出來付費 API 將搜尋引擎功能以機器介面的形式提供出來。那麼,這裡所謂的「隱私」,則主要是是相對於 Google 所塑造出來的監視性資本主義而得的產品概念:既然有個網路老大哥能時常紀錄你在網路上的一舉一動,那何不讓他人來代替你進行搜尋?

只是,使用這些主攻隱私機能的搜尋引擎時,並不會讓人有任何像是把搜尋外包出去的這種心理感受,畢竟,大家的使用介面都是如出一徹:首先有個很簡單的表格,填完關鍵字送出後會得到一個列表,裡面有十幾二十個網址與部分文字摘要。搜尋引擎再怎麼發展,這基本的使用模式依然沒跑掉。

不過,既然在最底層仍是老大哥們提供的服務,或許一定程度上仍然受到來自老大哥們的影響或是牽制。不難想像,假設有一天這類搜尋仲介們長到比 Google 搜尋更大了,明顯壓縮到 Google 搜尋自家的市場了,那麼那些付費 API 還能持續存在嗎?

說起來我個人還算是贊成 Google 在 YouTube 提供訂閱的這個方向,雖然就算成為付費訂閱者,他們仍然鋪天蓋地在各處對我提供精準廣告投放,但或許訂閱制度真能替這生態提供一道活水。或許 Google 一定程度上是在探索監視性資本主義以外的選項,只是它也已經深陷其中,十分難以抽離。我不曉得如 Content ID 這種強力工具是否能有朝一日提供出來給付費使用者所用。想像一下,如果我對某唱片公司的政策不認同,我要如何告訴 YouTube 說我完全不想看到使用了該公司版權的影片呢?請容我我擅自在此公開許願。

一如某位智者所言:「隱私議題中的核心疑點乃是在於你必須去信任某人」

我的記憶與各搜尋引擎一樣不太可靠,完全無法尋得這話的出處。但這或許是幾年前在研讀 PGP 相關文件時所得到的心得感想吧。所謂的「保有隱私」這會是,實際上與「管理信任」是同一回事。如果我不相信那些搜尋仲介的手法,那麼他們所標榜的隱私機能或反監視機能,其實對我而言就無關緊要了。如果我認為那隱私機能確實有效,那必然表示我對其仲介過程感到信任。

我使用那些搜尋引擎,乃是基於對其仲介手法之信任。但或許一定程度上,我必須保持警覺心態,繼續檢視起手法之有效性,繼續找尋替代方案。比方說,別用現成服務,將搜索引擎當作是一種工具,改用自架的搜尋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