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ku / 六 / 楽 / -Ofun

發佈於: ,更新於:

2019 年 PerlCon Riga 的講台上,@liz 提出了要將 Perl6 這語 言改名之議,當時新名尚未定,只是開出提案、讓大家討論。幾個月之後, 隨著Larry Wall 本人的認可Raku 成為了 Perl6 的新名稱。並不是 編譯器或工具框架的名稱,而是語言本身改稱 Raku 了。

在當場,我雖然有三分驚訝,但有七分認為這是完全正確、對未來發展很好的一個決定。

Larry 引了聖經馬太福音 9:16 的這一段,來表示「更名之事亦與此古智相映」。

No one sews a patch of unshrunk cloth on an old garment, for the patch will pull away from the garment, making the tear worse. Neither do people pour new wine into old wineskins. If they do, the skins will burst; the wine will run out and the wineskins will be ruined. No, they pour new wine into new wineskins, and both are preserved.

其實就是:新酒不以舊瓶來裝。

Raku 是個不錯的名字,與 rakudo 專案名有直接的關係,也與 "6" 字在 語音上能稍為銜接。至少在東亞的幾種語言裡,數字「六」的發音都與此字之英 語發音相仿。更幾乎等同於日語裡「楽」一字的發音。此一「楽」字,也算是接 續自 @auPugs 專案以來以 -Ofun 為本體、讓社群能在此間遊 戲而享受的理念了。

2012 年時,有幸與 liz、wendyz 這兩位社群台柱相識,也才體認歐洲算是 Perl6 語言研發主場。除了時時開發的 rakudo、MoarVM、尚有 perlito。早些 年與 @au 協作 Pugs 的、後來替 Perl6 寫書的作者等有多人在歐洲居住。當時 參加了幾次perl.nl AmestardX.pm 的活動、與幾位前輩碰過幾面, 自認勉強算是沒虛度那段日子了。

Perl 做為一門程式語言,有盛有衰三十年來也算是見證經歷了好些時代變化了。 從 Internet 之始,第一次 Web 泡沫化,Web 2.0,Big Data,現在算是 AI 時 代,或多或少都有一些人在使用 Perl 這門程式語言在做些甚麼。雖不像 C/C++/Java 般時時頂尖,但其開放而混亂(笑)的文化也算是一方之秀了。

在下雖然沒能逢 Perl4 之盛,但尚能算是沾了點 Perl/CPAN 周邊開發者的角色。 跟著 au/clkao/hcchien 早期推動 p5p / osdc.tw,勉強算是在此社群中混得一 角了。至少近年來的幾份工作都有使用 Perl,除了先後將幾位同事推為 CPAN 模組作者之外,perlbrew 等工具的起草也尚算順利,在現今程式語言百百種的 競爭社會裡面,也算是盡了一些薄力了吧。接下來仍然打算繼續摸索 Raku 這門 語言,看看能不能玩出甚麼樂趣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