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人夢


我住在香港的一間窄小公寓裡面,與兩位室友分租, 經常很悶熱,又沒有冷氣,所以我們經常都穿著汗衫度日, 甚至打著赤膊。

室友B的個性相當討人厭,無論是工作上或是私底下都想要把你搾乾的那一種。 總是騎著一輛小小的摩托車四處晃,看起來似乎相當忙碌, 但事實上卻是無所事事。

室友A平時老好人一個,卻也沈默寡言。屬於「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那種個性。 說不上積極,也不算消極,倒也還算友善。

所以誰也不會想到A就像撕壞窗簾一樣,把B手臂上的肉這樣切下來。 用的只是一把缺角的水果刀。

當A轉頭看見我目睹這一幕的時候,他把刀子遞給了我。 而我也就這樣把另外一條手臂的肉切了下來。

直到認不出B為止,或者,直到凝固的血塊堆滿在地毯上為止。

我們兩個把肉跟血塊,分成幾次沖到馬桶裡,把骨頭裝在紙箱裡,再裝到更大的 紙箱裡去。拿起B的車鑰匙下了樓。

正好有鄰居來,想要借車,我慷慨的把鑰匙給他, 順便要他幫我把這箱垃圾載去放在垃圾堆裡。

我問他:「這輛車我們不想要了,一千塊賣給你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