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直把 Free Prize Inside 這本書帶著,有時間就翻閱。這本書的內容大意是在說,花長時間研發、以硬底技術為後盾為基礎的這種商品,已經不適用現在這樣的時代;相對的,具有軟性創意 (Soft Innovation) 的產品的商機則大大提高。所謂軟性創意,特別指的是那些無需任何技術就可以實現出來的點子。像是,個人認為在台灣最常見的實例:請西施賣檳榔。

而最近發生的事情也讓我確實的感受到軟性創意的發生。

住在台中市裡的人就知道,其實要去其他縣市的話,坐高鐵並不見得會比坐台鐵或國道客運來得更快。因為要來回高鐵站本身,就是一段不近的路程。而在台中高鐵站,有免費的接駁公車可以搭乘到火車站,也可以從火車站搭到高鐵站。因為完全免費,所以實際上搭乘的人數非常的多。我常搭晚班的高鐵回到台中,也經常都是全車坐滿人的狀態。

「免費的接駁公車」這個點子很明顯地就是高鐵公司所提出的軟性創意。高鐵公司賣的商品本身當然還是「快速地載客」,但藉由提供這樣額外的免費項目,可以確實地增加一部份客人願意坐高鐵的意願。

而在等公車的地方,總是會有一些計程車司機跑來拉攏客人。我對於這種主動推銷的手法總不是很喜歡。再說,台中高鐵站其實已經有將計程車與公車的搭乘處分開來。在出站時就已經決定要搭計程車的客人,自然一開始就會去搭計程車。而會來到公車站牌處的客人,當然也是一開始就決定要來坐公車。

但是公車是免費的,計程車到台中市區一趟,跳錶下來大概就要三百到三百五。價格差距很明顯。對於晚班的旅客來說,由於高鐵車票有 65 折,「三百元」幾乎又等於一張高鐵車票了(台北到台中的65折票票價是 445 元),所以計程車很難跟公車競爭。

或者我該說,計程車司機拉客的方法很難跟高鐵公司的「軟性創意」競爭。

不過他們最近也實現了一種十分棒的軟性創意。

那就是喊出「一人一百」的口號,只要一百元,就可以載你到目的地。但是一台車要坐滿三個人才會出發。

其實也就是帶動共乘的意思。這樣一來,一車的車資還是在三百元,也許會多繞一些路,但這個方法的確把載客的定價降低了。

雖然「一百元」跟「免費」還是差很多,但是已經足夠讓某些旅客心動而改搭計程車。

另一方面,也減少了一些坐公車的客人,讓公車不會那麼滿客而到有些人必須要站著的地步。其實也算好事一件。推動計程車共乘本身也是一件很好的事。

只是我希望,也許這種軟性創意能由高鐵公司本身來進行行銷,效果會遠比由計程車司機本人來做要更全面一些。辛苦的司機在問到一個客人有意願之後,還得再辛苦地拉到其他兩位客人,光是拉客的過程就會花去十來分鐘。這中間如果公車來了,那其努力則花為泡影。

如果能由高鐵公司本身來進行這樣的銷售,便可在計程車搭乘處預先設好「共乘處」的排隊路線,讓可以接受共乘的客人依次上車。再者,在站內提供足夠的資訊告知此事,讓更多人的能決定去坐共乘的計程車。

雖然,表面上看來,高鐵公司未必要這般討好計程車司機,但這樣的制度,其實也能夠有效增加旅客搭高鐵回鄉的意願(因為總旅費會少去 200 元)。免費公車也或許能因此而減少載客數,不會過滿,更甚者可以視時段減班,降底成本。

不喜歡被司機主動推銷的旅客,如我,其實也大有人在。不過,若有像這樣的制度化方式,我想我也會願意去試。能省去等公車的時間,也是很不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