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的生活好像很簡單,又很複雜。不受什麼侷限的日子有一個星期,卻反而又緊緊地被侷限住了。

住在小而簡單的日式旅館裡面,醒來與睡著都處於離線狀態。腦袋裡面思考的是「東武百貨為何在西口,西武百貨 為何在東口」。其實フリ-ランス也是一種寄生蟲的樣子,居無需定所,身邊有可以喝咖啡的幾百元零錢就好。到 處流浪來流浪去,試著假裝自已不是觀光客,卻還是照了好多神社跟櫻花的照片。

最重要的事,每天早上打個哈欠之後,又是一個重新的開始。雖然開始什麼還不知道。不過用 Windows 系統不就 是這樣嗎。

我用 Mac,但最討厭的就是 Powerbook 很重。也許我應該為了旅行的目的去弄台輕一點的電腦。或者,帶個書僮 要他幫我帶電腦、伺候茶水。

這樣子兩人走在渋谷街上,一定是又招搖又超遜的光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