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愛亂用時間來講距離。比如說,「台北火車站到我家的距離,是四十條歌」。這樣子的講法,會讓我自已很得意洋洋地觀察別人的反應。有人會開始估算比較準確的時間,是兩個小時?三個小時?有人會覺得很有趣而給個「:p」文字表情。 幾個星期前,某老闆講了一個關於律師的笑話,其笑點是「我聽他說什麼話,就知道他是不是律師」「律師講的話都十分正確、但什麼資訊都沒有」(你啊,請不要生氣,我故意不講完整的笑話就是為了要斷章取義)。 這下糟了,我忘了前面這兩段中間該串些什麼了。所以,他們的距離是一條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