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一時興起決定去歐舍喝咖啡,簡單吃過午飯之後,就坐上自強號到台中,到了歐舍,大約是下午三點,整間店都浸在烘豆子所冒出來的灰煙中,六、七個店員從容地遊走,包裝、整理各種事項。各種細細速速的聲音都比不過烘豆機發出來的,烘烘烘烘的聲音,灰煙又好像把這烘烘聲給擴大了。 「請問你要什麼?」拉開門之後,一位小妹這麼問著。 IMGP2593.JPG 揀了一樓的木桶桌子坐下,木桶上面放張玻璃,就成了張便桌,圍繞著六、七張椅子,隔壁有位男士目不轉睛地寫字。今天點了可娜,「酸一點沒關係」;很不錯的酸味在中、後段愈來愈在口裡成型。但別放太冷,太冷就會開始有一點點澀,而沒有辨法感到味道在口中向外鑽開的動力。 兩位都很久沒見面的台中朋友也來聊天,聊咖啡,聊做事,聊學校,諸如此類的。當下也決定在台中搭伙,隔日到木馬咖啡去看看。 木馬咖啡是很小的店,店裡五個吧台座位,店外兩張海灘小桌,就是這間店的全景了。除了有活力十足的老闆娘跟店員以外,還有大狗跟小貓在店裡討喜。在吧台上處處亂走的是橘子。 沒做什麼事的兩天,感覺特不錯,放空兩天假,以後做事也多半會有效率,也許以後一星期應該要放六天假,只做一天事。如果到了這樣子的程度,還可以過活得下去,那又何必汲汲營營呢。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