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吃完喜宴之後,回到家不知怎麼受了點涼,於是這三天就一直有點小感冒、輕微發燒、偶爾咳嗽,但喉嚨乾得像火燒一樣,一咳就十分痛,全身也都相當痠痛。於是就一直喝水、一直睡覺、偶爾看看「六人行」打發睡不著的時間(啊)。三天下竟然也好了七、八成了。 真想去泡溫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