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祖父頭七法會。 高壽九十五歲過世,所以其實親戚們的情緒並不複雜。大家只是一起把各項該辨的事情辨完、辨好,輪流守靈,聽從道士的指示進行。聽說法會必需在頭七晚上九開始,到十一點以後才能結束,因為至少要一個時辰,又要跨天(十一點以後就是子時,算是第二天的開始)。原因並不是很清楚,形式如何也不是很清楚,總之道士要我們做什麼,就跟著做得了。在儀式的最後,把牌位請出去靈堂,然後在外面燒些紙錢之類的(並不是「錢」,但我也不知道那是什麼)。 大家站成一圈在火堆旁,火一下子就燒得很旺。所有人都只是盯著火看,不說話,默默地感受火的熱度,耳朵聽到的也只是火燄往上跑的呼呼聲。一直燒大約七、八分鐘,聽到的不再只是火燄的聲音,加上了田野間一直都有的蟲鳴。這股和諧的噪音不知道把大家的思緒帶到哪裡去了,只感覺得這複雜而微妙的法會好像快要結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