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005 Archives

頭七

| No Comments | No TrackBacks
曾祖父頭七法會。

高壽九十五歲過世,所以其實親戚們的情緒並不複雜。大家只是一起把各項該辨的事情辨完、辨好,輪流守靈,聽從道士的指示進行。聽說法會必需在頭七晚上九開始,到十一點以後才能結束,因為至少要一個時辰,又要跨天(十一點以後就是子時,算是第二天的開始)。原因並不是很清楚,形式如何也不是很清楚,總之道士要我們做什麼,就跟著做得了。在儀式的最後,把牌位請出去靈堂,然後在外面燒些紙錢之類的(並不是「錢」,但我也不知道那是什麼)。

大家站成一圈在火堆旁,火一下子就燒得很旺。所有人都只是盯著火看,不說話,默默地感受火的熱度,耳朵聽到的也只是火燄往上跑的呼呼聲。一直燒大約七、八分鐘,聽到的不再只是火燄的聲音,加上了田野間一直都有的蟲鳴。這股和諧的噪音不知道把大家的思緒帶到哪裡去了,只感覺得這複雜而微妙的法會好像快要結束了。

| No Comments | No TrackBacks
前天接到電話,才知道,三天前,上個月去探望的曾祖父去逝了。九十幾歲了,兒孫滿堂,不知道死亡對他來說,是什麼樣的感覺。事實上,就算他有辨法從病床上開口,講得出來,我也耐性的聽完,我想我還是沒有辨法了解。

今天也聽到了一個笑話:

上帝跟美國總統、俄國總統、跟比爾蓋茲說「三天之後就是世界末日,全世界都會毀滅」,三位巨頭便各自跟其子民宣佈這項消息。俄國總統對俄國人民宣佈:「我有兩個壞消息告訴各位。其一,是上帝真的存在;其二,是世界要毀滅了」。美國總統則對美國人宣佈:「我有一個好消息跟一個壞消息要宣佈,好消息是上帝真的存在,壞消息則是世界要毀滅了」。比爾蓋茲則對微軟公佈:「我有兩個好消息要對大家說,其一,是上帝真的存在;其二,就是你們不用再修補 Longhorn 的臭蟲了」。

如果我等一下去睡覺,上帝托夢給我說,三天之後世界要毀滅,我只能等死,那麼我要不要接受?

或著,我要不要繼續存我的旅遊基金呢 :/

電影

| No Comments | No TrackBacks

看月蝕

| No Comments | No TrackBacks
今天有月偏蝕,雖然聽人說是肉眼看不到的,很小程度的那種,不過,我在多鬆店門口還是一清二楚的看到了。而且,也把老闆跟店員一起叫出來看了。

並且,大家都用手指月亮。

延續

| No Comments | No TrackBacks
週末除了拿來休息,還可以拿來趴趴走。星期六去新埔看人晒柿餅,也去看人照相。太多攝影玩家跟學徒了。(這也是一種鎂光燈與伸展台的意象吧?)

IMGP2706.JPG

星期天則是鹿港與二林一日遊,外加與人聊天(雖然累到講不太出什麼話)。

IMGP2821.JPG

回來之後對於看照片這件事情有了一點新的心得(因為連續兩天的主題都沒離開過照相)。開始會覺得自已拍的照片很爛,知道怎麼挑照片了。雖然還是一樣愛照些莫名奇妙的題材。

IMGP2827.JPG

照照片為什麼有趣?Crucify 覺得,一張相片一定要有個獨特的事件,才算得上是有些看頭。不然,用同樣的相機,在同樣的時間與地點,還是可以拍到一樣概念、一樣風味的照片。過我則漸漸認為,照相的有趣,在於重複性,而不是獨特性 。你知道,這個小女孩,等一下可能會開始擠果汁,所以就先把相機端好等著,如果一次沒好,再等她下一次。如果次次失敗,再歎氣「啊,照得真爛」,然後再找下一個可以拍的主題。

IMGP2803.JPG

就是這樣重複拍著同樣的主題,然後做縱向比較,慢慢地覺得照相的效果進步了,而覺得這樣是很有趣的事吧。我的照片常常是什麼主題都沒有(我一直都不知道我為什麼要拍這電池),也不知道需不需要為自已這樣照相找一個圓滿的說法。

IMGP2353.JPG

不過我想是不必要了,亂拍其實是樂趣的來源,偶有佳作,則是驚喜與欣喜的來源。而相片,則應該過目既忘。

IMGP2823.JPG

7:30AM 的音樂

| No Comments | No TrackBacks

感冒三天

| No Comments | No TrackBacks
星期一吃完喜宴之後,回到家不知怎麼受了點涼,於是這三天就一直有點小感冒、輕微發燒、偶爾咳嗽,但喉嚨乾得像火燒一樣,一咳就十分痛,全身也都相當痠痛。於是就一直喝水、一直睡覺、偶爾看看「六人行」打發睡不著的時間(啊)。三天下竟然也好了七、八成了。

真想去泡溫泉。

N-n-n-ninja

| No Comments | No TrackBacks
ninja

冷鋒過境前

| No Comments | No TrackBacks
星期四,一時興起決定去歐舍喝咖啡,簡單吃過午飯之後,就坐上自強號到台中,到了歐舍,大約是下午三點,整間店都浸在烘豆子所冒出來的灰煙中,六、七個店員從容地遊走,包裝、整理各種事項。各種細細速速的聲音都比不過烘豆機發出來的,烘烘烘烘的聲音,灰煙又好像把這烘烘聲給擴大了。

「請問你要什麼?」拉開門之後,一位小妹這麼問著。



IMGP2593.JPG


揀了一樓的木桶桌子坐下,木桶上面放張玻璃,就成了張便桌,圍繞著六、七張椅子,隔壁有位男士目不轉睛地寫字。今天點了可娜,「酸一點沒關係」;很不錯的酸味在中、後段愈來愈在口裡成型。但別放太冷,太冷就會開始有一點點澀,而沒有辨法感到味道在口中向外鑽開的動力。

兩位都很久沒見面的台中朋友也來聊天,聊咖啡,聊做事,聊學校,諸如此類的。當下也決定在台中搭伙,隔日到木馬咖啡去看看。

木馬咖啡是很小的店,店裡五個吧台座位,店外兩張海灘小桌,就是這間店的全景了。除了有活力十足的老闆娘跟店員以外,還有大狗跟小貓在店裡討喜。在吧台上處處亂走的是橘子。

沒做什麼事的兩天,感覺特不錯,放空兩天假,以後做事也多半會有效率,也許以後一星期應該要放六天假,只做一天事。如果到了這樣子的程度,還可以過活得下去,那又何必汲汲營營呢。

涼快的颱風天

| No Comments | No TrackBacks
我覺得我已經做好了「半夜拿 Notebook 去戶外 coding」的心理準備了。

歌之於我甘之如飴

| No Comments | No TrackBacks
不管是聽歌、寫歌、唱歌,對我來說都是很愉快的事。

那麼這些是我喜歡,而且會一聽再聽的歌。。

  • God bless the Child - Keith Jarrett
  • Country - Keith Jarrett
  • My Song - Keith Jarrett
  • My Funny Valintine - Keith Jarrett
  • Chelsa Bridge - Keith Jarrett
  • ponciana - Keith Jarrett
  • Your Song - Love Psychdelico
  • Tropicalia - Beck
  • Paranoid Android - Radiohead
  • Out of Time - Blur

.... 不想打了(逃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