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二十五,星期日。 畢業兩個月了,事情逐漸多了起來,今天決定先來解決翻譯的一章,然後再做下一步的打算。於是,來到了新的咖啡店 Burano,點了午飯(讚)跟冰摩卡,吃完之後拿出電腦開始工作。雖然說是翻譯,其實編輯的部份佔了多數,因為有舊版的中文可以使用。但無論如何,還是一段捱著一捱,一方面改舊稿,一方面補新譯,還是就這麼地把一章給了點了。 咖啡店 Burano 來了許多客人,有來吃飯的,有來找老闆聊天的,也有六、七個竹女小姐是來做訪問的。老闆非常樂意的從裝潢到煮咖啡的器具一一的說明,小姐們一面聽一面到處照相。最後連我也一起被訪問了。大致上的情況是: 「我是第二次來,上次來是前天吧」 「地方不錯啊,而且老闆很親切,會跟人聊天」 「網路也很方便啊,非常快(笑)」 「妳們是在做什麼?」 「竹女的嗎?」 「好啊」 然後就這樣也被拍了張照片。可惜在簡短得要命的對話中沒有要到號碼,畢竟一對七實在是太困難了(喂) 但是冰摩卡馬上就在肚子裡做怪,而且我忘記我昨天只睡了五個小時,跟本就不夠。所以還是決定回家休息一下好了,反正,預定想做完的事情的確做完了。 一覺睡到六點,回到父母家,吃個飯後後回新埔去看曾祖,最近曾祖父身體變得很差。 很久沒回去了,一回去當然就是見機行事,看到什麼長輩打什麼招呼: 「姨婆」「舅公」「叔叔」「舅婆」「阿太... 阿太.... 」「阿太」 阿太(客家話叫曾祖的叫法)眼睛耳朵也開始不行了,得多叫幾次才聽得見,人也得走近點才看得見。我是她最大的曾孫。 「恁大囉...」(客家話) 於是大概都是繞這個話題在聊天。包括說我可以結婚,然後就有五代同堂這樣的主題都出現了。 曾祖母的情況還是很好,還是可以跟人聊天,吃水果,看電視。不過曾祖父就不一樣了,只能躺著,吃流體食物,變得非常的瘦小,也沒有什麼力氣。畢竟人老了,身體機能已經不是自已可以控制的事了。 但他還是可以知道我來了,沒什麼力氣講話,但聽到別人講話時還是可以有一些簡單的回應: 「喔....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總之探望老人家還是要親切一點,這樣子大家都高興,老人家沒什麼願望,小孩子也自動就會長得很大。 九點半回到家,總算又有了一些自已的時間,可是還是拿來看電視電影浪費掉了。我還是很累,睡眠不足顯然很有影響。跟人聊天聊一聊,也沒有什麼提神醒腦的幫助,只是心情會變好變差,不知道而已。 雖然不是在丟銅板,不過這回是反面。 又混到一點半,打算來亂彈琴,彈了半個小時之後,幾乎是用搥琴鍵的方式結束了這曲子。 跟本是愈來愈糟了嘛。 於是出門,去吃包子。 回來的時候,故意走了新路,新路就是不一樣,燈火通明(半夜三點)又大又好走。 我也才注意到,晚上天氣很好,是個十足的月亮夜,而且沒有雲,可以看見很多星星。當下決定,去找地方看星星。 然後在六家國中旁,一處路燈突然禁止進入的十字路口,看見了 Orion 中間的星雲,不是很明顯,但是我想我還是看見了。這算是今天唯一的好事吧(讓心情變好的事)。 說了這麼一大串,也才一件好事。但是如果沒有前面這一長串非好事,我也不會去看星星,我也不會知道我家附近就有這麼好的看星星的地方,那麼,也可以說是,統統都是好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