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用到紙的機會還是有的!」 其實並不能這麼說啊,自從五月份在 St. Louis 的 ICSE 上瘋逛的寫筆記之後,到現在,用手拿筆的次數跟本不敢去數啊。因為,數著數著,就數完了! 不過呢,筆記紙倒是賣了一大堆。尤其是電影 《Almost Famous》 的片頭,在播 cast 的時候不斷用鉛筆寫上每個人的姓名的那種黃色的紙,在米國好像很普遍呢。這樣子的筆記紙我有三本,ICSE 送了一本,在台灣買了兩本,完全只是因為「電影很好看」而已。好處是,這些本子都很好撕。說也奇怪,明明是用一本一本為單位在賣的,使用時卻有「撕一張」的這樣的行為。(以物件導向的詞彙來寫作,實在是很不負責啊。) 而前一陣子 dizzy 跟我show 了一下他在 無印良品 買的全白 paperback 之後,我也心動了。這種長得跟書一模一樣,而且一個字都沒有(無字天書!)的本子實在是太有吸引力了!於是,現在這種白色的,用再生紙造的本子,我有三本。 這六本木頭加工物(對,是故意的)的使用率真是出奇的低啊,每本還用不到十頁吧。 不過我會試著在最近的工作裡不斷用上的。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