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沒有做過這麼清淅而明顯的夢了,所以一定要記下來。 這個夢是個躲貓貓遊戲,但是玩的人不是在躲鬼,而是在躲一種黑色的液體,只要被這液體沾到一滴,全身也會開始變成那種黑色的液體,然後,以一種主動性攻擊的方式,去潑其他的人。而遊戲的舞台則是一個接一個的房間,在一開始時,所有人都在一個很大,什麼都沒有的房間裡,然後大家跑啊跑啊,從不同的出口,躲到不同的房間去。 一開始躲的時候你不會注意到身邊有什麼人,也不會注意到房間有什麼變化,只會注意到黑色液體是不是有追來。漸漸地,你注意到了,其實跟你一起跑的人,都是你的熟悉面孔,小學同學,中學同學,大學同學,公司的同事、討厭的人,喜歡的人、不得不見的人、偶爾結緣的人。由遠而近,由生疏而深刻。房間的擺設也從一無所有變成了有些桌子、椅子、玩具什麼的。 漸漸的你又注意到,每換一間房間,裡面擺設物品的出現,跟在進這房間裡的人有關。這些物品似乎是所有人的記憶破片,用膠帶勉強湊和著黏起來的。但愈來愈多的人被黑色液體吃了,一起逃跑的人愈來愈少。你又發現,留下來的,都是在你生命中很有影響力的人。房間裡出現的物品,也多半跟你們之前有共同關聯。像是,一起逗過的貓,同時去過的咖啡店裡的水杯,叨擾過幾晚的木頭地板。每個房間都是你記得一清二楚的物件重新組合搭配在一起的,好像一間一間的展示屋。既陌生,又熟悉的展示屋。 房間裡的設備愈來愈完整了,愈來愈像一個人的臥房。畢竟一個人的臥房是每天都在,所以記憶最多的地方吧。 我的最後一個房間是個我完全不認識的地方。與其說它是個房間, 不如說它是屋頂。因為看得到天空,也沒有牆。地板不是室內地板,而是舖滿小石子的戶外地板。在房間裡有好多我沒看過也不認識的貓,或躺或走,各自行動著。 還有一間小屋,只有一個門跟一扇小窗。門沒關上,只是虛掩著。我一推門,裡頭是水泥地板,有隻大狗趴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