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說「我決定去渡個小假,去海岸線,看看海」 於是一個小時之後我竟然就決定衝了(黑漆漆的三點半) 在沒有安排也不知道路線的情況之下,我憑著直覺 還有些微的北台灣地圖印象,往基隆騎去。 大致上就是忠孝東路騎到底,再換南港路繼續東行, 總之先到汐止,剩下的再說。 (結果證明了,其實也沒什麼路好騎,跟著火車鐵軌跑,就行了)

在路上,我自己編了一個故事:


我再度到達了海邊,已經忘記這是第幾回了, 全世界的沙灘,又好像不同,又好像都一樣。

看著岸邊潮水上上下下,我對她說:「妳好」

海也說了「你好」

我:「這是我們第一次見面嗎?」

海:「第一、或是第三、對海洋來說是不重要的,海見過幾萬個人類,每個 人類都不同」

我:「我也見過幾千次海,每次見到,也都是不同的,妳太會變化了」

海:「就是因為我一直在變化,所以,我一直沒有改變」


一路對自己說了好幾次這個故事, 我想我應該沒有多重人格, 可是卻有好幾種回聲湧現。

黑漆漆的四點,不認識路的人的位置在汐止 Costco , 繼續行進著。

好在根本就只有一條路,所以我很順利的找著任何往海岸線 的旅遊路牌,竟然誤打誤撞的到了「雞籠廟口」這個夜市。 (真的,而且還燈火通明著)

於是我知道我走對路了。

可是還是沒有看到海岸線,但是我繼續行進,碰見了往 「濱海公路、宜蘭」的路牌,就依了過去。

於是,碰到了海洋大學。

那時候大約快要五點,天已經微亮,我想,既然都來到東海岸, 就來東海岸看看日出吧,那麼我得趕快找個好地點才行。

印象中(很久以前看過地圖)的海大,有一區校區是緊靠著海的(工學院區), 既然是這樣,應該就有辦法穿過校園到達海邊才對。 後來是在校園旁邊找到了個旅遊港口,有遊艇可以載客到基隆嶼等離島觀光。 我在那裡找到了登上防波堤的樓梯。

潮水打在防波堤上的聲音有種吸力,直視太久,會讓思緒往 新舊漩渦裡掉下去。我不敢聽太久,深怕。這次就來看看日出吧。

五點整。我終於坐下,坐在海大工學院區後方的階梯。

東方的天空已經呈現了紅色與橘色的雲彩,一看就知道太陽等一下 會從什麼地方出來,這時候海洋的藍色已經不太明顯是藍色, 而是非常非常淡藍,甚至有點銀色混雜進去的感覺。

坐了五分鐘,太陽還沒出來,卻有海釣客三位先來找好位置,下竿了。

馬上,太陽竄出來了,我盯他不放。從露個頭,到全部出現,一分鐘不到。

整片東方的天空與海洋,此時染成了非常詭局的彩虹。 海洋與天空本體是藍色的, 太陽是紅色的, 從太陽往上,出現了橙、黃、綠三種顏色。

真的,真的有綠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