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我其實不太知道我要講什麼。

這次在 YAPC::Taipei::2004 之中,我替 Dave 同步口譯了他的演講,內容是 Mason 介紹。 他是個可愛的台灣女婿。

據說我的國文從來都是六十分,這樣也要口譯實在是相當的汗顏阿。

不過,講了一場下來,倒是還有點小小的心得。 由於並不是太嚴肅的場合,所以口譯不用很精準,很準確。 又由於,不是什麼政治外交的場合,所以, 你可以「釋義」,而不是「翻譯」。

這真是太好了。基本上只要知道他在講什麼,就可以大致上抓到 他這句講了什麼字,大概要用些什麼樣的字眼去描述。 所以其實,還可以矇混過關。

在此提供一個經驗。 如果把「We have some bad ideas」翻譯成「我們有些齷齰的點子」, 那麼大家會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