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不明。

這是個先進的時代,也是個墮落的時代。因為科技的應用不外乎都在歡愉、做樂

  • 還有性

為了避開性病,醫生決定把人類的性器官去掉,改用人工合成。數度的實驗結 果,研發出了一種微機器試劑,只要注射這種試劑,就可以用機器取代性器官, 只是高潮的時候不再射出精子與卵子,而是一次次傳達到腦神經的強烈快感訊號。 整個注射過程無痛苦,只是會在腿上留下一個管狀的痕跡,看起來不知道通道那 裡。男性可以用這個管道再次注射用自己皮膚細胞分裂出來的人工精子。如果, 你真的想要讓性伴侶懷孕的話...

你正在一段三角關係裡面前後擺動,新的舊的情人都想要,你是個想對所有女 人溫柔的怪男人。新的情人在下班時間來,邀你到市中心去。那裡嘛,早在幾十 年前就被各種快樂場所給佔據了,約人去市中心,擺明了就是想發生關係。不過, 性關係在你的心裡也愈來愈模糊不清,漸漸地成為你心面唯一打不開的結、想不 通的網。

如果說舊情人是古典美的話,那麼新情人恰巧就是摩登美,偏偏你對這兩種女 人最沒有抵抗力,因為,你喜歡極端。所以你還是在猶豫不決的情況之下赴了約。

「走吧!」她說。

「去那裡?」你問。「這附近你熟阿?」

「當然是先去醫院阿」她說。「我要你注射試劑」

你雖然已經料到了八成,可是沒想到這女的這麼直接,你很不想去注射,可是 你也無法說不。年輕人無不被這方便的科技給說服,畢竟,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 在你還在猶豫的時候,你也已經到了醫院門口,你本想再掙扎掙扎,可是卻被 她雙手一推。

「進去吧!」

於是你就這麼糊里糊塗的領了針筒,進行注射。

注射的過程可以自己來,因為整個過程並不危險,大致上跟進行靜脈注射差不 多,只是不用特別找靜脈,只要在鼠蹊部附近自己把針筒插進去,剩下的微機器 會自己解決。注射之後,就算是半結紮了,可是微機器除了結紮以外,還可以有 性病預防的好處。因此你今後甚至可以和未發作的性病患者做愛。

你在一間簡單隔間的共同病房把褲子褪了。她說「我來我來!」就隨便在大腿 上面找了一點扎了下去。

「很痛吶!那麼大力」你叫著。

「囉唆,那會痛阿」

你總覺得她不知那來得自信跟熟練,是不是已經給別的男人扎了好幾針了。

果然如同新聞描述的,大腿上出現了一個小洞,看起來是微機器自己一邊行進 一邊建出的路徑似的。

可是,你還是很害怕這一層,也不知道應該不應該繼續進行這一層新的關係。

走出醫院之後接到來電,是舊情人,你卻崩潰了。因為你突然想起來,現在她 正等在家裡,你得跟她一起吃飯。你面臨了抉擇。

你不敢接電話,可是你決定回家。隨便編了個理由,把新的情人甩開,看來 她已經不會成為你的新情人了,你自己走到了停車場。

卻發現,舊情人倚在你的車門上,看著地面,好像等了很久了。

你喊了她的名,她也嚇到了。

「怎麼在這?」你問

「...」 她似乎不敢答。

「嗯?」

「我... 剛剛去注射了。」她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