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中午, skywalker 約了我想把 Eco 借去玩一天。我正把 Eco 裝箱要給她 時,沒想到 Eco 突破重圍自己跳了出來,跳出來之後似乎因為受了極大的驚嚇, 所以馬上竄逃不知去向。我和 skywalker 找了老半天卻不見貓蹤。

過了一個下午、一個晚上又半個半夜。我拎著一小包貓飼料,打著他會巴豆妖的 主意,想去把飼料放在人行道上,也許他會自己出來吃。

而我獨自在三點多的夜路上走著。除了開快車的聲音之外,只有我的腳步聲,十 分安靜,空氣也很好。一路走著我一路彈著手指,通常他聽到我彈手指就會跑來, 在這麼安靜的深夜,只要他沒睡著(別開玩笑了,貓當然不會在晚上睡著),那 就有機會聽到吧。

我就這麼在家門對面聽到叫聲。

尋聲找去,他竟躲在一台小貨車的右前輪與車身之間的空隙之中。空隙很小,他 進去之後就無法轉身,他自己無法倒著出來。我爬到車下躺著,像修車的小弟一 樣,試圖抓他後腿,推他的胸,兩方施力把他給弄出來,前後折騰了快半個小時 還有人路過,但好不容易終於把他給抓出來了。

他似乎非常訝異能夠出來,兩隻眼睛瞪得直大。我火速把他抱上樓,才發現我從 頭黑到腳,滿身的貓毛,他也是從頭黑到腳,滿身的貓毛。

於是我開始替他洗澡,或許是因為回到了熟悉的地方,這一次他竟然不太反抗, 到最後擦乾吹風,他死命的舔舐著雙手雙腳,又快速又大力,好像剛學會這一招 想現學現賣的小鬼。

我把他翻過身來,肚子朝上,用手抓了一點飼料遞到他面前。一見飼料他面張口 就啃。一把又一把的抓給他,仍然照單全收,我把他放下到飼料盆水盆前面, 他便開始大快朵頤,狼吞虎嚥,喝水也滋滋的狂飲。

小餓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