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個陰雨的下雨,沉沉的見不到一絲陽光探出頭的氣味。我還有兩個我的朋友 正在等待一件大事情的發生。

這地方只不過是個再鄉下不過的鐵路,鐵軌都鏽了,也到處都是泥濘。 我實在很懷疑,為什麼入佛得要來這個地方等上半天。

然後,這輩子最詭異的事情發生了。十幾輛的大輪子吉普車從鐵路的一端狂飆而 來,幾輛車子駛在鐵道上,幾輛則是在兩旁起伏的坡上上下跳躍著。粗魯的喇叭 與引擎聲幾乎震破了我的耳膜。而跟在這些吉普車之後的則是一輛亮眼得不得了 得單節火車。

他們就這樣停在我們三個前面。有個幾乎跟吉普車一般大的粗漢子從火車裡探出頭 來,招手似乎指示著我們上火車。

朋友之一毫不猶豫的就上去了。

我和剩下另一個朋友則面面相覷,不知道該怎麼作抉擇。

可是沒想到大批的吉普車與火車竟然馬上再度發動,往鐵路的另外一端疾駛而去。 我和朋友一直追,一直追,也不知道為什麼要追,但我們直跑到雙腿不聽使喚, 才倒在路上。這時我們才意識到原來我們已經追了好一段距離,天色已經暗了, 而我們在一條不知名的小道路上。

空氣漫來了雨的味道,你可以聽見雨滴打水的滴滴聲,越來越清晰,越來越近。 也越來越黑了,這是我所見過最詭異的黑夜,路面與水灘泛出了黑油般的油光。 你似乎可以聽見每一滴雨滴落下來的聲響。

我正思索著怎麼回去呢。接著我又見著怪事了。

在地面的一灘水上,我看見了它浮出字樣:

>TI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