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路上除了雙腳不斷移動之外,其實很閒。 很閒,於是偶爾開始注意別的,很閒。

台北是個人多的城市,多到,讓你覺得,每個人你都看過。 多到隨時你在懷疑這一次 dejavu 到底是真是假。台北是個人多的城市。 你無心去確定,因為這是第三萬二千七百六十八次的 dejavu, 或是第三萬二千七百六十九次?你無心去確定。

走在停滿機車的騎樓走廊,迎面而來的人比你走過的步數還多。你走著。 排在你後面,等著超越你的人,隊伍已經排到三個十字路口之外。 你記不清楚你是第幾次走到這一家佐丹奴的門口,你也記不清楚 這是你走到的第幾家佐丹奴,你沒忘記,但你記不清楚, 於是這成了第三萬二千七百六十九次或是第三萬二千七百七十次的 dejavu。 你仍無心去確定。

你心裡估計著到達目的地的時間,你心裡盤算著等下該做的事情之一, 等下該做的事情之二,等下該做的事情之三, 等下該做的事情之三萬二千七百六十九或是等下該做的事情之三萬二千七百七十。

倏忽,你看到了一個新的臉,記為陌生人一號。

你記不清楚,但你沒忘,你的 dejavu 計數器加上了一, 但你仍無心去確定。

你開始期待陌生人二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