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5 號晚上的音樂會,水準不錯。

N.C.O 相當的用心,全體古色古香。女士一律穿著「仙女服」,還是中國式的仙 女。國家音樂廳後面的管風琴更用巨幅的仙女畫完全遮蔽住了。在視覺上就有非常 不錯的效果。

接著,客席指揮「陳澄雄」出場,藍色的馬褂,功夫鞋,你一看,你就知道他幹什麼的。

(當然,他是指揮。)

此人指揮手勢大起大落,手臂卻很少是彎的,也就是說,看起來大概是這個樣子吧:

O \O O/ O O \O/ /||\ ||| \||  \|-- --|/ || || || || || || || -oo- pp qq oo- -oo /\

當然,他不是在指揮交通,只是他指揮的樣子讓我覺得他真的是很辛勤的在工作。

曲目不多,所以都很大首。總共才五首,其中我個人覺得有四首都是屬於實驗性 質很重的歌。雖然曲目不多,可是各種形式的都有,交響曲,協奏曲,合唱交響 曲三種。

先是個熱呼呼的「劍器III號」,世界首演!對,這不是機器人的名字,這是國樂曲。 兵器味十足的歌曲,連胡琴都拿來當打擊樂器用了。實驗性質濃厚。

接著是個琵琶協奏曲,琵琶由大陸來得靈手「俞嘉」小姐擔任。曲名「潑墨仙 人」。這首歌第一次聽,聽不懂阿!非常的艱深。不過這琵琶的技巧果然不愧其 「上手就靈」之詞。當然,我是以彈吉他的技巧去看別人彈琵琶。

再來是個小高潮,「第一西北組曲」,一開始

『喝!!!』

全體男性樂師大喝一聲,非常的有氣勢。這首歌當然不只這樣,還有『噓~~』 『呵~~~』各種人的聲音。感覺起來卻有點耳熟。

下半場更精彩,「永恆之城」台灣首演!聽起來很孤獨的調子。

最末一首「兵車行」,合唱交響曲,直接引用杜甫的詩句。好~慘~啊~

這是壓軸,個人覺得是最好的一首,由男低音「劉月明」和實驗合唱團合作演出。 先是很長的一段音樂敘事:

戰場上,疲累的士兵孤獨的行走著,舉目所見,一片廢墟。遠見黃昏,啊,自己 也已經沒有支撐下去的力氣了,目光越來越模糊,想起了什麼呢?家,兒,妻,母。 無法忘懷啊。

接著是直接唱出兵車行的詩句,非常的慘。

「車轔轔,馬蕭蕭,行人弓箭各在腰。爺孃妻子走相送,塵埃不見咸陽橋。牽衣 頓足攔道哭,器聲直上干雲霄。道傍過者問行人,行人但云點行頻。或從十五北 防河,便至四十西營田。去時里正與裏頭,歸來頭白還戍邊。邊庭流血成海水, 武皇開邊意未已。君不聞漢家山東二百州,千寸萬落生荊杞。縱有健婦把鋤犁, 禾生隴畝無東西。況復秦兵耐苦戰,被驅不異犬與雞。長者雖有問,役夫敢申恨? 且如成年冬,未休關西卒。縣宮急索租,租稅從何出?信知生男惡,反是生女好。 生女猶得嫁比鄰,生男埋沒隨百草。君不見青海頭,古來白骨無人收。新鬼煩冤 舊鬼哭,天陰雨溼聲啾啾!」

真是太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