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朝養了一隻貓。

那是隻短毛的,全身黑色沒有一點雜紋的黑貓。深藍色的眼睛像寶石一樣, 當牠看著妳時,妳會不由自主地跟著牠的眼神游移,彷彿那雙眼中反射出來的妳 的影像,就是妳被牠攝去的靈魂。

小朝是在一個下雨天裡撿到牠的。據小朝說,當時他正從便利商店買宵夜回 來,經過某個巷道時,他聽到一聲聲細細的貓叫,便好奇地轉過頭去。在路燈的 燈光下,那隻貓端坐著,全身被雨淋得直打顫,卻依然用細小而悠長的叫聲呼喚 著小朝。

小朝駐足停下,貓馬上靈巧地走上前來,輕輕地摩蹭著小朝的褲管,也不管 這樣會弄濕小朝的褲子。

就這樣,小朝決定帶牠回家。

「真的很奇妙呢!我想我可能前世認得牠吧?」小朝一邊說著,一邊將剛洗 過澡的貓吹乾。本來被水糾黏在一起的貓毛,現在在暖風的吹拂下慢慢地挺直柔 順起來,散發的光澤卻有如黑鋼一樣。

「唔,是嗎?…」我不置可否,想要靠近一點看看這隻神秘的小傢伙,牠卻 滑溜地閃過我的手,跳下小朝的手臂走出寢室。

這是我和這隻黑貓的第一次碰面。

之後這隻黑貓就在我和小朝的寢室裡住了下來,麻煩也接踵而至。從來與小 動物無緣的我,第一次發現自己對貓過敏。

特別是在牠跑到我的衣櫥「探險」之後,我的每一件衣服褲子都沾上了牠的 氣味,使得我有一個多星期的紅鼻子。

還好,大部分的時間,小斯都和牠玩在一起,我倒是樂見其成。每天的生活 就是看著小朝對著貓說話,簡直是把那隻貓當成是他的情人了,雖然和我說話的 時間少了,但是相對的我可以不用聽小朝那堆碎碎念,也是落得清閒。

附帶一提,小朝為那隻貓取名小斯。

那天小朝打工的地方臨時需要他加班,回到家,只有我一個面對小斯我原本想 不管牠的,畢竟對於這種毛茸茸的動物,我真的不行... 小斯在不到二十坪的空 間內亂跑,跳上跳下的,沒了小朝,他似乎也嫌無聊,一下子跑到流理台玩著水 龍頭低下的水滴一下子又跑到椅子上面卻又不敢下來。

我從頭到尾也沒想理牠,只希望牠別來煩我我只靜靜坐我自己的事,明天要 週考,一直亂翹課的我,準備要靠一個晚上無中生有「該來的還是來了」我想著. 小斯已經把可以玩的都玩光了,跑來蹭我的腳, 希望我可以代替小朝的角色, 從牠的分明的瞳孔,我懷疑自己看到乞求的表情「好吧!」我嘆口氣。一邊打噴 嚏,一邊把牠趕到角落,倒了盆牛奶給牠.... 指著牠說:「別過來喔,你只要 乖乖的在那裡給喝牛奶就好了,知道嗎?」 牠似乎聽懂我的話似的「喵」了一 聲我則回到房間正中央的那張和式桌前面坐下繼續唸我的書。

我得承認無中生有真的是很難,因為看了半個小時的原文之後,我的注意力 反而到了小斯的身上。

牠已經不再到處玩來玩去了,而是開始用舌頭理牠的毛。雖然知道貓很愛乾 淨,但是這還是頭一次親眼看到一隻貓在我面前「洗澡」。先是從兩隻「手」的 手背,再來是左側腹部、右側腹部,最後側是把身體彎成個半圓,舔牠的兩隻後 腳。

印象中的貓都是很神秘的,也許是因為沒有養過吧,總覺得貓不像狗一樣, 容易親近。一般人走在路上所看到的野狗,不嫌髒的話總是可以摸摸牠的頭。但 是野貓通常只是看你一眼,然後轉身跳開,藏到很小的牆縫裡,或是路邊的車子 底下,讓你找不到她。讓我直覺得自己被擺了一道。

小斯洗完澡以後,打了個大大的呵欠,把背靠在小朝的床上磨了幾磨,調整 了一下姿勢,把頭放在自己後腿上,睡著了。

真是羨慕小斯, 成天就只要黏著小朝, 喝牛奶, 舔毛, 睡覺,而我呢, 只能看著百來頁的原文書發愣。

拿著筆轉來轉去卻也沒辦法再多讀進去半分,腦袋像是滿了似的裝也裝不下 任何東西。

「泡杯什麼東西來喝吧。」 我這樣對我自己說。

把書放在一邊, 打開櫃子找到了一盒茶包, 好像是小朝幾個星期之前買的 吧也沒有常喝, 就是放在那裡。

拿起了一包茶包, 和自己的馬克杯, 雖然這兩者並不太協調,但是比起課 本和腦袋的組合來說是有趣得多了。

打開寑室的門, 走在暗暗的走廊上, 也忘了現在到底是幾點了,反正, 很晚了是真的, 只聽到浴室傳來的滴水聲, 該死的水龍頭壞的可以了,走過去 用力扳了扳, 鎖緊它, 甩著有點痛痛麻麻的手,突然之間, 從氣窗之中看到 了月亮。

「滿月嗎...」 我自言自語。

亂雲在月亮旁洶湧起伏著,卻剛好都避開了月光的輪廓,使月亮能完全地照 耀著大地。

乳黃色如奶油一般的月亮,不知為什麼讓我感到一陣噁心。也許是那種充滿 食慾的顏色帶來的感覺吧?

帶著不甚舒坦的心情走上走廊,找著了飲水機開始加水。

小小的一杯馬克杯彷彿沒有底似的,加也加不完。隨著音調漸升高的水聲, 我的心口好像被勒住似的緊了起來,為什麼我如此心急呢?好像有一種焦急的感 覺,驅使我想趕快離開這裡回到寢室。快窒息的感覺,好像是... 一種恐懼感? 為什麼?

杯裡的水差一點滿出來,我連忙扳起開關。突然間發現自己不知不覺間竟流 下冷汗。我緩緩地抬起頭,看著前方。月光斜斜地自身後照來,眼前的牆壁化為 一片奶油色。

那種恐懼感越來越大了。

遠方似乎傳來貓叫聲。不是從寢室,是很遠很遠的地方。很微弱但很清晰。 聲音不斷持續著。

背後,不知名的聲音逐漸靠近,是腳步聲?我呆立著,不敢轉過頭去。腳步 聲持續規律地傳入我耳朵,挑起我全身的雞皮疙瘩

越來越清晰了,十公尺,五公尺,三公尺,一公尺,現在腳步似乎在我背後 停下來,帶著嘲弄意味地等著我回頭看個究竟。

我很難想像腳步聲可以帶給人如此巨大的恐懼感, 我拿著杯子,開始懷疑 腳步聲的生命.... 把裝滿水的馬克杯抓穩,裝做若無其事的樣子一咬牙,雙眼 一閉突然一個轉身,把水往後狂潑, 往前直衝回房間....

「碰!」一聲用力關上門,我靠在門板上一邊跌坐下來,不停喘氣...

發覺自己在回房的衝刺過程中沒有阻礙。那我聽到腳步聲從哪來的?我開始 一直思考,希望可以得到一個科學的解答,但是我只聽得見自己沉重的心跳聲。

時間似乎停滯了很久,等我意識到時間的行進的時候, 是鬧鐘報出--下面 音響,四點整。

我驚醒,卻發現自己的眼睛沒闔上過,我失神了。

發現自己被後的門板有一種奇怪的聲音持續傳來,似乎已經持續了很久,而且很 弱很弱,要不是我坐在門邊,是不可能聽見的。

是一種尖銳物在刮門板的聲音...

我再也受不了了,二話不說躲到被窩裡,摀著耳朵等著那個聲音消失,過了 好久,我感覺到自己漸漸的睡去。

第二早上卻在一陣養之間起來,貓一直舔我的眼睛,我揮揮手,把小斯弄走, 正想多睡一點,才意識到剛剛舔我眼睛的,並不是小斯。

猛地坐起,映入眼簾的是小朝,和兩隻小黑貓。

「妳終於起來啦!我要去睡了,昨晚上夜班上的無聊死了,我回來看到這個 小傢伙在門口全身濕濕的一直發抖,所以我又把牠帶進屋子裡來了,真奇怪,昨 夜又沒下雨,怎麼會弄濕的... ,牠要叫什麼名字好呢?...」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